章真教授:肿瘤大数据,为何加强国际沟通与协作

  • 姓名:章真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医院:复旦大学上海肿瘤医院

专家介绍: 复旦大学上海肿瘤医院放疗科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临床研究方向:胃肠道肿瘤综合治疗及个体化治疗。在中国的多个学术组织和NCI及ASCO等国际学术组织中担任学术职务。发表论文94篇,其中SCI论文55篇,主持国自然3项,主持及参与省部级课题10项,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在瓦里安科研基金的支持下,与荷兰的MAASTRO癌症研究中心和RTOG等机构共同合作开展并完成了“直肠癌放疗的决策支持”研究项目,建立了直肠癌放疗的疗效预测模型,为直肠癌放疗提供个性化治疗导向和决策支持。

访谈要点采撷:

好医生网:据了解,建立直肠癌放疗的疗效预测模型可为直肠癌放疗提供个性化治疗导向和决策支持。请您谈谈目前您在直肠癌放疗疗效预测模型建立方面取得了哪些最新进展?

章真教授:实际上,治疗决策必须要从我们现在的治疗说起,因为治疗应该有很多循证医学依据,但循证医学依据往往来源于临床研究,而临床研究是选定一部分特定的人群,并没有涵盖所有治疗的人群,这是一个问题;另外,循证医学临床研究需要进行一段时间,但实际治疗可能又有新进展,因而中间存在时间差。因此,不只是放疗科医生,肿瘤治疗的医生都希望有能够实时反映肿瘤治疗疗效的预测模型,为肿瘤治疗提供个性化治疗导向和决策支持,这是我们开始的初衷。 现在,我们主要是建立了和放疗新辅助放疗相关的预测模型,也与荷兰MAASTRO癌症研究中心等机构共同合作开展并完成了一个预测模型,这只是初步的模型,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要做一个非常理想的模型并不容易。初步的模型纳入的临床参数也是相对比较简单的,还需要更多的样本量来验证。在研究初期,我们就把国外的模型用在我们患者的数据里去验证,发现不能完全适用,模型还需要一步一步完善。

好医生网:在瓦里安科研基金的支持下,您与荷兰的MAASTRO癌症研究中心和RTOG等机构共同合作开展并完成了“直肠癌放疗的决策支持”研究项目,您觉得国际合作对这个项目研究有什么意义?

章真教授:第一,相对来说,我们某些方面起步是比国际上要晚;第二,从资料的完整性来说,国外的资料相对比我们的更完整。国际研究合作可以作为一个补充,通过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适用性会更好。从模型来说,其实建立是一个问题,模型验证很重要,只有经过验证的模型才是可以推广的模型。像这种项目,有临床医生参加,有物理师参加,我觉得是一件比较好的事情。以往的物理师可能更注重技术方面,放疗医生更注重临床方面,而这两者结合会更有助于患者的治疗。

好医生网:时今,智慧化、数字化和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迅猛。您认为放射肿瘤学大数据将为肿瘤治疗带来了哪些机遇与挑战?

章真教授:应该说机遇和挑战是共存的,对放疗领域来说,其实有很多技术化的工具,而且在医疗大数据或肿瘤大数据里,放疗真正相关的还是比较结构化的数据。因此,相对于做大数据处理,人工智能会更方便。但是,这只是治疗的一部分,肿瘤还有很多生物学因素。我觉得大数据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研究工具,我们现在很多研究其实都是碎片式的研究技术,希望能把这些碎片组合成患者全景图,这样肿瘤治疗才能取得更多进步。

好医生网:在放射肿瘤学大数据领域,中外各有什么优势?

章真教授:很难说,毕竟现在中外合作越来越多,中国的患者量比较多,但是患者数据的质量可能还是不是那么好。我觉得国内目前在技术方面还是很强大的,只是临床资料数据的完整性落后于国外。我们临床试验相对来说质量会好一些,但我们有大量的非临床试验治疗的患者,数据缺失不完整很明显。目前我们只有“量”,“质”还比较差。

好医生网:在放射肿瘤学大数据领域,在哪些方面需要加强沟通和协作?

章真教授:一是患者登记系统,医务人员承担了太多非医疗的事务性工作,我们的辅助人员很少。我们参观国外顶级医院时,其最多的辅助人员配置可高达13,而我们13位医生也没有配1位辅助人员,这也导致了我们对数据的要求或完整性会有所下降;二是数据的处理,现在很多智能化的数据处理,但我们更希望有智能化数据获取,对我们会更有帮助。现实情况下或短期内,我们不可能有那么高级的配备,从技术角度能否实现智能化数据的获取或数据的采集,对提高整体的质量会有帮助。